夏世莲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DHC化妆品免费试用欢迎光临购物商城苏州经典影业--反串艺术专家经典影业专题栏目
查看: 462|回复: 0

跑者故事:变性人跑步的辛酸 曾被激素困扰多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16 22:52: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詹森-李斯顿
  2015年3月,47岁的旧金山跑者詹森-李斯顿轻松冲过了“东角5K(East Cape 5K)”的终点线并成为了女子第一。这个前所未有的带来巨大喜悦的时刻也让李斯顿感到了明显的不适。虽然2012年,李斯顿已做了变性手术(从男变女),但她依然是作为男性报名那场比赛的。

  “尽管我报名时填写了‘男’,但他们还是认为我是个女人。”她说,“在冲过终点后,我还必须在接下来的1小时内展示出最佳表现,包括登上领奖台。”李斯顿最终还是把2015年10月杜克城马拉松全额旅费的奖励让给了获得亚军的女选手。“对我来说,有那么多眼睛盯着我,这是个重大时刻,但没人质疑我。”

  艰难的抉择

  李斯顿的重大时刻正是很多变性跑者所梦想要经历的。对那些已从男变女、或依然在这个过程中的人们来说,审查性别的过程是漫长而艰难的。

  事实上,美国田协仍需要那些希望按新性别参赛的变性选手,除依法改变他们的性别之外,还要已接受了至少2年激素替代治疗并进行了性别确认手术。他们并没有随意改变性别参赛的自由。

  对许多选手来说,这构成了两难的局面。可以选择的方法包括:在没有更好的选项时,忽略那个选项(在线报名往往不行);与赛事总监事先澄清(进行不太舒服的对话)。

  变性手术可能是另一个困局。很多原因会令跑者犹豫,但仅仅服用激素的化学手段不足以让官方认定性别。因此,尽管可能面临漫长而痛苦的术后恢复,还是有很多人选择了这个方式。

  新泽西软件工程师艾米莉亚-加潘在服用了3年激素后,最终下定决心手术,因为他想参加波马,不做手术他就不能变成女人。


  跑步渡过变性期

  3-4个小时的变性手术是个复杂而不可逆转的过程。经历这一过程的人在几周内即可恢复正常生活,但运动员则需要非常缓慢地放松期,在术后6周才能非常小心地开始重新恢复训练。

  另外,激素替代疗法对运动成绩也有很大影响。有些人不选择手术,而是靠服用激素来改变性状,但睾酮受体阻滞剂对运动员体力和耐力的削弱是难以衡量的。

  李斯顿在过去3年多的时间里一直在服用激素,她认为自己的跑步能力已降低了10%,想恢复以前也很不易。



  比旅行更好

  荷尔蒙造成的混乱和变性手术的艰苦远不及另类变成女性的选择痛苦,比如杰米-亨利。

  亨利是在极端保守的基督教社区长大的,随后她参了军。和很多人一样,她从小就知道自己是变性人。几十年来,她一直想摆脱“深深的耻辱”,结果制造了大量的不幸。

  她很擅长跑步,9岁以后尤为突出。“(跑步)真的给我了自信和一众我从未有过的身份。”她最终决定作为变性人参加2012年的纽约马拉松,尽管比赛因台风取消,但她还是一直在积极做着各种训练。

  目前,她正在努力与配偶生个孩子,所以终止了激素疗法,当然这也影响了她的成绩。但亨利知道她很快就会恢复激素疗法。国际奥委会改变规则允许变性运动员不做手术参赛,也使她受到了极大鼓舞。“也许我不需要为作为女人跑步而做手术,并与全世界分享我的跑步礼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免责声明|Archiver|手机版|夏世莲小姐客栈 ( 沪ICP备05001196号 )  

GMT+8, 2017-4-30 13:0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